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五星 黑龙江时时彩网上购买投注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最快 黑龙江时时彩新玩法 黑龙江时时彩前三 黑龙江时时彩豹子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是频 黑龙江时时彩调整 黑龙江时时彩购彩平台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直播视频 快乐十分技巧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最快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平台出租 黑龙江时时彩前三 黑龙江时时彩走视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网站 金盾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lm0 黑龙江时时彩开户奖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 黑龙江时时彩图表 黑龙江时时彩11选5 黑龙江时时彩砂吗好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号码 黑龙江时时彩停 黑龙江时时彩计划群 黑龙江时时彩票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20选5走势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计划 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户奖 黑龙江时时彩平台 黑龙江时时彩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20选5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体彩 最新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乐乐 黑龙江时时彩几分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停止了 黑龙江时时彩详细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分析软件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杀码号 黑龙江时时彩注册 最新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吧 黑龙江时时彩360
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黄帝内经》称肝为“罢极之本?#20445;?#20063;有人认为肝为“敷和之本”“生命之本”等。本文作者经过对中医藏象学说中关于肝的生理功能特点的深入考察,并结合临床实践中关肝的重要调节作用,提出——

肝为“调节之本”

时间:2019-02-1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王庆其 刘文平

  肝为“调节之本”的缘由

  五脏之中,肝脏最贵,易受邪扰,为万病之贼

  肝为五脏之一。《释名·释形体》云:“肝,干也。五行属木,故其体状有枝干也。凡物?#28304;?#20026;干也。”班固《白虎通义》云:“肝之为言干也”。先民们在造字之初,惯于用具体的形象符号去表达事物抽象的内在含义。“干”字,除了标识“枝干”之意外,还表示为“器物之本”即主干、重要之意。《素问·阴阳类论》中黄帝问雷公:“阴阳之类,经脉之道,五中所主,何脏最贵?”雷公指出:“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是脉之主时,臣以其脏最贵。”张介宾注:“四时之序,?#28304;?#20026;首;五脏之气,唯肝应之,故公意以肝脏为最贵,盖指厥阴也。”虽?#40644;?#21518;黄帝对雷公的这一观点并不认同,但至少说明“肝脏最贵”是《内经》时代曾经流行的一种学术观点。

  肝还有“万病之贼”“五脏之贼”的说法。魏之琇《续名医类案·卷三十五·疡症》称:“《内经》微露一言曰:肝为万病之贼。六字而止,似圣人亦不欲竟其端矣。殆以生杀之柄,不可操之人耳。”黄元御《四圣心源·六气解》指出:“风木者,五脏之贼,百病之长。凡病之起,无不因于木气之郁。”肝为风木之脏,易动难静,体阴用阳,为气血之总枢。肝脏有病,可上犯冲心,横逆?#20284;ⅲ?#30452;逆侮肺,下陷扰肾。如《知医必辨》称:“人之五脏,惟肝易动而难静,其他脏有病,不过自病,亦或延及别脏,乃病久而生克失常所致。惟肝一病即延及他脏。”说明邪气致病最易犯肝,一旦肝脏罹病容易波及他脏,此从另一个侧面论述了肝在人体健康中的重要地位。

  肝属少阳,少阳为枢,调目胞、溺窍、精关、魄门之开合

  《灵枢·阴阳?#31561;?#26376;》云:“肝为阴中之少阳。”古人根据脏腑的位置,五脏之气的升降特性及其与五时的对应关系,将肝分属少阳。此后,随着十二经脉及其与脏腑关系的相继发现,肝又分属于足厥阴。《内经》的作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并对其进行了诠释。《灵枢·阴阳?#31561;?#26376;》载:“肝者,足厥阴也。今乃以甲为左手之少阳,不合于数,何也?岐伯曰:此天地之阴阳也,非四时五行之?#28304;?#34892;也。”事实上,肝为厥阴乃言其体,肝属少阳乃称其用,在经络则曰厥阴,在脏腑则为少阳。肝属少阳的应用范畴较广,以“肝属少阳”表述较为合理。

  《素问·阴阳离合论》说:“三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后世医?#21307;?#20869;经》“开?#21413;唷?#29702;论应用于《伤寒论》六经病?#20869;?#37322;,丰富了“开?#21413;唷?#30340;理论内涵。小柴胡汤即为仲景治疗半表半里之“枢”病而设。“开?#21413;唷?#28304;于?#40644;?#20043;布散流行,气始则生化,为开合、升降、出入等运动变化。气流行不止、?#20998;?#19981;休,是以有“枢”。是故言“枢”则开合在其中矣,言开合则“枢”在其中矣。肝属少阳,少阳为枢,则开合在其中矣!故肝能调目胞、溺窍、精关、魄门之开合。调理少阳枢机,为治疗疾病的一大法门。

  肝属木,木生于水而生火,调节阴阳水火之升降

  肝属木,木生于水而生火。水为阴,火为阳。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肝应春,春居冬夏之间。冬为阴,夏为阳。冬夏者,阴阳之经纪也。肝居其间,体阴用阳,为阴尽阳生之脏,集诸矛盾于一身,是维持人体自稳调节机制的重要保障。

  升降出入是气机运行的基本形?#20581;!?#32032;问·六微旨大论》 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人的五官九窍躯体活动等外在生命表象,以及内在脏腑组织的生理活动和人的心理活动,全赖气的升降出入运动。肝对全身气机升降出入的平衡协调起着重要的作用。其原因有三:其一,肝气左升,肺气?#21307;怠?#24352;介宾《类经·针刺类》云:“肝木旺于东方而主生发,故其气生于左。肺金旺于西方而主收敛,故其气藏于右。”肝和肺对于人体全身的气机运转有重要作用。在这个循环运动中,肝气左升又是始发动力。其二,肝肾同居下焦,肝肾同源,?#24067;?#30456;火。肾为水火之宅,肾中真气,仰赖肝之疏发,?#28304;?#21508;脏腑组织,二者共同维持人体阴阳的动态平衡。如《医学衷中参西录》云:“人之元气根基于肾,而萌芽于肝。”肝脏在心肾水火交通方面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如《辨证录·离魂门》云:“心欲交于肾,而肝通其气,肾欲交于心,而肝导其津。”其三,肝能协助脾?#24178;?#38477;。周学海《读医随笔》云:“肝者,贯阴阳,统血气,居真元之间,握升降之枢者也。”又云:“世谓脾?#32925;?#21319;降之本,非也。脾者,升降之所经;肝者,发始之根也。”肝疏泄正常,则脾升胃降,气机流转,运化有常。肝能燮理人一身之阴阳,总统脏腑之气血,?#26377;?#20840;体之枢机。故尔治肝之方常常寒热并用、虚实兼顾、阴阳并治,以协调阴阳水火之升降。《石室秘录》云:“肝为木脏,木生于水,其源从癸,火以木炽,其权挟丁,用热不远寒,用寒不得?#20808;齲?#21476;方治肝之药,寒?#25200;?#29992;,反佐杂施,职此故也。”临床治疗疑?#35328;?#30149;,若能得阴阳水火升降之要妙,则思过半矣!

  肝为“调节之本”的内涵

  肝主藏血,贮藏血?#28023;?#35843;节气血

  《素问·五脏生成》说:“人卧则血归于肝。”王冰注:“肝藏血,心行之,人动则血行于诸经,入经则血归于肝。”此“藏”与“行”实际?#20174;?#20102;肝脏可以根据机体生理活动的需要,及时调节运行于各脏腑组织器官的血量。又,肝主疏泄,?#20174;?#20102;肝有调畅全身气机,推动精、气、血、津液等物质生成、输布、运行的功能。

  足厥阴肝经过阴器,与肾同源,藏血,主疏泄,可调控生殖

  气和血是构成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人体正气的强弱,除与气血的充盈有关外,还与气血的畅达有关。肝通过藏血与疏泄功能,调节着全身气血的运行,为人体气血调控中枢,对脏腑功能亦具有协调作用。肝疏泄功能正常,则气机调畅、血运通达,藏血功能才能有保障;肝藏血功能正常,才能使肝气运行有序,不至亢逆,全身气机疏通畅达。人?#20113;?#34880;为本,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 百病生焉。许多疾病的产生首先表现为气血、气机的紊?#30691;?#22833;调。肝能主持气化,为全身气化之总?#23613;?#24352;锡纯说:“肝主疏泄,原为风木之脏,于时应春,实为发生之始,肝膈之下垂者,又与气海相连,故能宣通先天之元气,以敷布于周身,而周身之气化,遂无处不流通也。”肝为将军之官,能鼓舞脏腑气化,协调脏腑功能,调和气血,从而使机体功能保持正常,不易受邪气侵害。

  肝主疏泄,气血和利,神魂安舍,情志舒畅

  精神情志是人体对外界事物的客观?#20174;场?#27491;常的情志有赖于气血的调和,有赖于心主神明、肝主疏泄等机能的维持。肝调畅情志的机理包括:其一,情志内?#35828;?#22522;本病理改变为气机郁滞。《素问·举痛论》曰:“怒则气上,喜则气?#28023;?#24754;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肝主疏泄对气机的疏通、畅达、升发具有重要的调节作用,脏腑的气机正常协调,机体才能产生正常的情志活动。其二,中医的五脏又称“五神脏?#20445;?#24773;志活动虽分属于五脏,但是总统于心,而调控于肝。《灵枢·平人绝谷》曰:“血脉和利,精神乃居。”肝通过疏泄功能,调畅气血,从而使神魂安舍。肝气调达,肝血充沛,疏泄得宜,则心情开朗,精神饱满,情志舒畅。《灵枢·本神》说:“肝气虚则恐,实则怒。”临床上长期肝气郁滞,容易导致抑郁症,而肝郁化火,上扰心神,容易引起?#23396;?#30151;。《医碥》提出:“百病皆生于郁。郁而不舒则皆肝木之病矣。”

  肝主疏泄,促进胆汁?#32622;冢?#21161;脾胃运化

  脾胃消化水?#26085;?#19968;功能的发挥,与肝胆功能密切相关。《素问·宝命全形论》说:“土得木而达。”《血证论》进一?#33410;?#37322;:“木之性主于疏泄,?#31216;?#20837;胃,全赖肝木之气以疏泄之,而水谷乃化;设肝之清阳不升,则不能疏泄水谷,渗泄中满之症,在所不满。”唐容川《医学见能》曰:“胆者肝之腑,属木,主升清降浊,疏利中土。”《脾胃论》说得好:“春气升则万化?#30149;薄?#33086;胃虚,阳气不能生长,是?#21512;?#20043;令不行,五脏之气不升。”所以张仲景早就提出著名的“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的观点,证之临床,疗效颇著。

  肝的疏泄作用促进胆汁的?#32622;謔前?#21161;脾胃消化的重要环节。肝与胆乃表里之合,胆为“中精之府?#20445;?#38590;经正义》说,胆汁?#26696;?#32925;木之气化而成,人食后小肠饱满,肠头上逼胆囊,使其汁流入小肠之内,以融化食物,而利传查滓,若胆汁不足,则精粗不分,粪色白洁而不黄。”我们在临床上对于胆汁反流性胃?#23383;?#30103;不仅仅着眼脾胃,更多的需要疏利肝胆,佐以和胃?#30340;媯?#25928;果满意。

  肝主疏泄,调畅肺脾肾气机,使气化有权,津?#21644;?#36798;

  水液的输?#21363;?#35874;与肺、脾、肾和三焦气化密切相关,肝之疏泄对水液的输布也至关重要。肝之疏泄能调畅肺脾肾三脏气机,使气化有权,津?#21644;?#36798;。肝之疏泄还能通调三焦水道,使水液运?#24418;?#30861;。可见,肝脏司疏泄,可以通过调节肺脾肾三脏及三焦的气化功能,发挥调节水液代谢的功能。《血证论》载:“气与水本属一家,治气即治水……故小柴胡汤通达津?#28023;?#32780;即能下调水道。”

  若肝失其调节水液之能,则气滞水停、水液潴留,发为水肿、臌胀、癃闭、眩晕、呕吐、泄泻、?#20811;?#31561;证;或津停水阻,血行不畅,发为乳癖、梅核气、瘰疬、瘿瘤、癥瘕积聚等证。如周学海《读医随笔》云:“凡病之气结、血凝、痰饮、胕肿、臌胀、痉厥、癫狂、积聚、痞满、眩晕、呕吐、哕呃、?#20154;浴?#34880;痹、虚损、皆肝气之不能舒畅所致也。或肝虚而力不能舒,或肝郁而力不得舒,日久遂气停血滞,水邪泛滥,火势内灼而外暴矣。”《丹溪心法》云:“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笔者临床治疗水液代谢障碍类疾病,常用“调肝理气、化气行水”之法,参入茯苓皮、大腹皮、地骷髅、桂枝等药,以?#25351;?#32925;之调节功能为先。

  肝开窍于二阴,与肾同源,可调控二便

  肝能调控溺窍开合。历代医家多?#26032;?#36848;,如孙一奎《赤水玄珠》载:“肝主小便,使毒邪?#26377;?#20415;中出,所治?#36816;?#20063;。”王肯堂《女科证治准绳》云:“盖肝主小便,因热甚而自遗也,用加味逍遥散加钩藤及六味丸”。

  肝主小便,盖其原因有四:其一,肝脉过阴器,系廷孔。《灵枢·经脉》载:“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满、呕逆、飧泄、狐疝,遗溺闭癃”。《素问·痹论》云:“肝痹者,夜卧则惊,多饮,数小便。”肝病会导致尿频、遗尿或小便不通的症状。其二,肝经与三焦经经气相通应。《灵枢·本枢》云:“三焦者,中渎之腑,水道出焉,属膀胱,是孤之腑也。”肝主疏泄与三焦主决渎相配合能调节小便。其三,古代有医家认为肝开窍于二阴。如魏荔彤《金匮要略方论本义》曰:“肝主疏泄,开窍于二阴,病则司泄欠利也。”其四,肝肾同源,肝气调达,则能助肾之开阖,使小便储泄有权。如秦景明《症因脉治》曰:“肝主疏泄,肾主开合,肝之真阳虚,则施泄无权,肾之真阳虚,则关门不利,此聚水生病而小便不利也。”若肝调节溺窍开合失常,常见小便频数、或小便不利、癃闭等症。笔者临床治疗肝郁气滞之小便不利,喜用通涩并用之法,常与冬葵子、通草、石韦、益智仁、乌药、怀牛膝、芡实等合用,以帮助?#25351;?#32925;之调节功能。

  肝主疏泄,能助魄门启闭。《素问·五脏别论》云:“魄门亦为五脏使。”魄门即肛门,魄门的启闭,依赖心神的主宰、肝气的调达、脾气的升提、肺气的宣降和肾气的固摄。肝能调控大便,其原因有三:其一,肝能保持全身气机疏通畅达,大便排泄依赖气的推动。秦景明《症因脉治·大便秘结论》云:“诸气怫郁,则气壅于大肠,而大便乃结。”其二,肝藏血,能够助脾散精,濡润大肠。若肝不藏血或不能助脾为胃行其津液达于大肠,则津亏便秘。其三,肝能助大小肠济泌别汁,使肠中津液渗入膀胱。《医学入门·脏腑》载:“肝与大肠相通,肝病宜疏通大肠,大肠病宜平肝。”若肝调节大便功能异常,常见便秘或下利等症。临床上,笔者治疗此类病证,常用生白术、生白芍、大黄、槟榔、木香、枳实、山药、芡实、白扁豆等药,攻补兼施、寒热并用,以帮助?#25351;?#32925;之调节功能。

  男子生殖为肾所主,但受肝调控。其原因有四:其一,《素问·上古天真论》载:“男子……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此段主要论述肾气和天癸在?#34892;?#29983;长发育、生殖中的重要作用。天癸绝时,首先影响到肝脏,肝气衰竭,筋不能动,然后及肾。强调了肝气衰竭是生殖能力降低的使动因素之一。其二,足厥阴肝经,过阴器、?#20013;?#33145;。肝主筋,前阴为宗筋之所聚。肝能统阴器而荣宗筋、振阳道以用人事,如《辨证录·种嗣门》云:“肝气旺而宗筋伸,肝气虚而宗筋缩。”其三,肝肾同源,精血同源。肾精依赖肝血的滋养,肝肾同寄相火,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肝肾阴虚,相火妄动,常见耳鸣腰酸、五心烦热、遗精早泄等症,导致生殖能力减退。其四,肝气具有促进男子排精的作用。朱丹溪《格致余论》云:“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肝之疏泄与肾之闭藏相反相成,共同调控男子精液的贮藏与疏泄。陈志强报道临床上用四逆散加减治疗前列腺增生、慢性前列腺炎、?#21644;?#28814;、阳痿等男科疾病。四逆散是疏理肝气的基本方,证明男子生殖生理与肝有密切关系。

  女子生殖生理与肝的关系更为密?#23567;?#20854;原因有四:其一,女子月经来潮与冲脉充盛、肝血充足和肝气调达密切相关。肝血充足、肝气调达,则余血汇入冲脉,冲为血海,血海按时满溢则月事按时而至。若肝疏?#25925;?#24120;就会产生女子月经周期紊乱,经行不畅等症状。其二,肝血充盛、肝气调达?#25925;?#22899;子受孕的重要保证。《景岳全书·妇人规》云:?#26696;?#20154;所重在血,血能构精,胎?#24515;?#25104;”。其三,肝脉过阴器、?#20013;?#33145;,胞宫位于小腹。肝脉与冲?#21619;?#24102;四脉关系密切,冲?#21619;?#33033;起于胞中,带脉下系胞宫,故肝脉与孕育胎儿的场所胞宫紧密相连。肝血得藏、肝气调达能助胎受?#23567;?#20419;进胎儿成长发育。《妇人规·宜麟策·蓄妾》云:“产育由于血气,血气由于情?#24120;?#24773;怀不畅则冲任不充,冲任不充则胎孕不受。”其四,乳汁由气血化生,乳汁的生成与?#32622;?#19982;肝有关。肝血得藏,则乳源充足。肝脉过乳络,肝气调达,则乳窍启闭有节,乳汁方能泌泻。叶天士称“女子以肝为先天”。《灵枢·五音五?#19969;?#36733;:?#26696;?#20154;之生,有余于气,不足于血。”肝能藏血,女子生殖生理活动的经、?#23567;?#32974;、乳无不与气血有关,无不依赖于肝的藏血与疏泄功能。若肝调控女子生殖生理功能异常,常见月经不调、经水衍期、甚或闭经、不?#24515;?#20135;、乳汁不足等症。临床上治疗此类病证的常用方剂,如四逆散、逍遥散、胶艾汤、四物汤、当归芍药散等皆入肝经。调肝养肝疏肝为治疗妇科诸疾的第一要务。

  肝藏血,血舍魂,可调节寤寐

  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肝能帮助调控人体寤寐,其原因有三:其一,人之寤寐是卫气出入运行的结果,卫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行于阳则寤,行于阴则寐。肝血充足,疏泄畅达,营卫才能正常运行,寤寐才能协调。其二,肝通过目与阴阳跷脉相连,而阴阳跷脉有司眼睑开合的作用。《灵枢·寒热病》云:?#30333;?#22826;阳有通项入于脑者……入脑乃别阴跷、阳?#21361;?#38452;阳相交,阳入阴,阴出阳,交于目锐眦,阳气盛则瞋目,阴气盛则瞑目。”其三,《灵枢·本神》云:“肝藏血,血舍魂”。夜卧则血归于肝,魂藏于肝。尤怡《金匮要略心典》曰:“人寤则魂寓于目,寐则魂藏于肝。”寤寐与魂之安藏与否有关,神魂安藏则寐,神魂离舍则寤,肝魂内守是寤寐有序的必要条件。

  若夜?#26352;?#19981;能藏则寐不安宁,如唐宗海《血证论·恍惚》所言:“大凡夜梦不宁者,魂不安也。魂为阳,夜则魂藏而不用,魂不能藏,故夜梦寐不宁。”五志过激、劳逸失度等各种因素导致肝之藏血不足,不能滋养心神,则夜不能寐。秦景明《症因脉治》曰:“肝火不得卧之因,或因?#24352;?#20260;肝,肝气怫郁;或尽力谋虑,肝血有伤。肝主藏血,阳火扰动血室,则夜卧不宁矣”。肝气郁滞、肝火上炎或肝血不足、魂不安藏,都可导致不寐。治疗方面,当养肝?#19981;輟?#28165;热除?#24120;?#20195;表方剂如酸枣仁汤等。王?#22363;?#35748;为“五脏皆有不寐?#20445;?#31435;法当“从肝论治?#20445;?#20860;顾调整其他四脏功能紊乱。我们在临床上常用平肝潜阳、泻肝?#19981;?#20043;法治疗不寐,收效颇佳。另外,对于不寐每与精神情志刺激有关,因此语言安抚在不寐的治疗方面也有重要作用。

  肝主筋,为罢极之本,可调筋骨运动

  肝能参与调控人体运动功能。其一,《尚书·洪范》载:“木曰曲直”。木兼曲直刚柔之性,一曲一直的过程产生了“动”的本源。使动作驰张有度、协调统一。肝属木,因此人体的屈伸、驰缩运动与肝有关。其二,《素问·宣明五气》载:“肝主筋。”筋包含现代医学中的肌腱、?#30171;?#21644;筋膜等。筋附着于骨,与关节的屈伸运动有关。?#23545;?#30149;源流犀烛·筋骨皮毛发病源流》载:“筋也者,所以束节络骨,绊肉?#30103;ぃ?#20026;一身之关纽,利全体之运动者也。”筋为肝所主,与人体运动功能有关,受肝之调节,故肝能调节关节运动。其三,《素问·六节藏象论》云:“肝者,罢极之本”。王冰对此句的解释是“夫人之运动者,皆筋力之所为也,肝主筋,其神魂,故曰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爪者筋之余,筋者肝之养,故华在爪,充在筋也。东方为发生之始,故以生血气也。”明确指出,肝通过筋来支配人体的运动。张介宾、吴崑、?#39607;?#35328;、张志聪等也持此说。第四,肝通过“藏血”来调节人体的运动功能。《素问·五藏生成》曰:“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素问·痿论》云:“肝主身之筋膜。”《素问·平人气象论》载:“肝藏筋膜之气也。”肝藏血,血可养筋、柔筋。肝血充盛,筋膜得养,则筋力强健、运动灵活?#29615;?#20043;,肝血亏虚、筋膜失养,可引起关节屈伸障碍,活动不灵,运动不利或肢体麻木,筋脉拘?#20445;?#25163;足震颤等症。

  综上所述,肝脏能调控整个机体生理功能动态平衡的多个方面,是协调机体与环境之间平衡的重要保障。在气血的运行、精神情志活动、饮食的消化吸收、津液的生成输布、二便排泄、生殖生理、寤寐节律、筋骨运动等生理活动方面发挥重要的调节作用。因此,用肝为“调节之本”来概括肝生理功能特点在人体生命活动中的特殊作用较为?#28363;?#26377;人推测人体可能存在一条以肝脏为中心的“调节链?#20445;?#38142;上每?#40644;?#23448;生理上相互协调、病理上相互影响,包含了神经内?#32622;?#27963;动、免疫功能、生物节律、认知心理、应激反馈、生殖过程等生命活动的诸多方面。通过对肝为“调节之本”的深入研究,可能对肝藏象理论的生物学基础研究有一定的启发,并能为中医经典理论的现代科学内涵研究提供新的思路。(上海中医药大学 王庆其 刘文平)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32954;?#25252;网络知识产权。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
扑克麻将牌哪里有卖 西班牙赫罗纳大学专业收分 天龙八部手游激活 百搭圣甲虫电子游艺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福利彩票走势图走势图 比特币价格走势美元 MGS电子幸运锦鲤游艺怎么玩 卡利亚里女装的价位 堡垒之夜山猫 mg电子花花公子技巧